您当前位置:新新资讯 >> 两性奥秘 >> 和老公的婚内“性 交易”

无需申请自动送

我做起了全职太太

我和丈夫林白是大学同学,论能力是不相上下,不过,他在职场的运气显然不及我。三年后,我的工资涨到了3500,而他,因为总是遇到苛刻的老板,连跳了两家公司,每次都是从最低的职员做起,此时,他的月收入不及我的一半。

结婚的时候,我承担了大部分的费用。婚后,我和林白每个月各拿1000元作为家庭的日用开支。这样,林白的口袋里就所剩无几了,两个人出去吃饭逛街都是我买单。碰到情人节、结婚纪念日这些日子,林白都只是象征性地买枝玫瑰花给我,反过来我送他的礼物往往是他想买却望“钱”兴叹的东西,比如说,最新款的手机,名牌的西装。

为此,林白经常在床上和我开玩笑,他说:“我们这样你难道不感到吃亏吗?别人都是老公养家糊口,你却占不到我半点儿便宜。要不,我付点床铺费给你?”我故意把脸一沉,说:“你当真要付我床铺费?告诉你,我真要收费的话,你可付不起。”两个人说笑着扑在一起。

结婚第五年的时候,林白的工作终于稳定下来,薪水也日渐丰厚,年近三十的我们终于长吁了一口气,是时候要个孩子了。我们商定,孩子出生后,我就回家做全职主妇,等孩子满了四岁上了幼儿园我再重出江湖。

这样,我在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就辞职回家了。写辞呈的时候,林白把我拥在怀里,眼神坚定地对我说,他会承担起丈夫和父亲的责任,给我和孩子一片宁静美好的天空。

女儿出生后,我才发现照顾婴儿是如此的琐碎和疲累。特别是女儿体弱多病,三天两头的不是感冒就是发烧,我拿出职场上的精干来面对家务和女儿,还是常有疲于奔命的感觉。虽然有怨气,但是我想,既然做了分工,如今丈夫承担着一家人的经济,我当然要为他创造一个宽松舒适的环境。

拿零用钱时感觉自己和小姐一样

我自问是一个合格的家庭主妇。林白全无家务所扰,一说要出差拔腿就走,那种利索劲儿让他的同事们都颇为羡慕。只是全职太太做了不到一年,我就尝出了一丝苦涩的滋味。

每个月的发薪日,伸手向林白要钱的时候,我自然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林白也会迅速地把钱给我,但是,他给我的仅仅是生活费。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回过味来,该用的就用,往往未到一个月,钱就完了,于是再向林白要。要了一次两次,他不高兴了,问我怎么当家庭主妇的,不知道一个月的生活费应该怎样支配吗?

我报开销给他听,水电费花了多少,奶粉钱用了多少,和朋友在外面AA制吃饭花了多少,还有一些不知去向的花销,不外是上街打的用了,买零食用了。他的脸色 就有些不好看,往外拿钱的动作慢得我想扑上去掐死他。

我也是自尊敏感的女人,他拿钱的慢动作对我真的是一种侮辱,就好像受人施舍似的。可是,他是我的丈夫呀,我回家做家庭主妇并不是我好逸恶劳,或者说适应不了职场的竞争,而是为了生育后代抚养孩子两个人共同做出的决定,不是说他承担了家庭的经济就可以在我面前高人一头,我对家庭的付出丝毫不亚于他,只是两人承担的责任不同而已。

话是这样说,自觉成了家庭经济支柱的林白经常得意地说,这个家靠他撑着。家里的话语权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转换,我的话对他越来越不起作用,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别管那么多,把孩子带好就行了。他越来越像个主人,而我仿佛成了福姆,但保姆不陪睡啊!

我和林白沟通了几次,强调自己并不是靠他养着,也不是待在家里吃闲饭,希望他能尊重我的劳动和付出,作为一名生活在大都市有着正常社会交往的现代女性,我希望手里能有可供自己自由支配的钱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要求。

他哼哼着,顾左右而言他。几次三番,我觉得再说无益,心里委屈至极,有心丢下女儿不管立即出去工作,可是看到女儿年幼正是需要妈妈照顾的时候,我又心软了。

慢慢地,那些怨气就被我带到了床上。林白涎着脸求欢的时候,我一想到他在经济上对我的苛刻就没了好心情。林白看出了其中的门道,性欲旺盛的那一刻他也不想我总是拒绝他,上床的时候就先找个借口给我两百三百的零用钱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把手伸向我。

我在心里叹一口气,迎合着他。到底是夫妻,夫妻之事总是要做的。只是,林白事前放零用钱的举动,让我感觉到自己和“小姐”没什么两样。

我在弱势的地位一步步妥协

夫妻性事和钱拉上了关系,想不变味都难。在付过几次“小费”过后,林白主动提出每个月除生活费之外,另外给我1500元的零花钱。我很开心这场关于钱的拉锯战终于结束,他随之而来的那句话却泼了我一盆凉水,他说:老婆,以后别在床上给我脸色 看了啊。

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正在床上,他的手还握着我的乳房。我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突然觉得那1500元钱是他支付给我的床铺费,并不是他真的认识到了我也有需要用钱的地方。突然就想到了马克思说的那句话,我和林白,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一个沦落成了小姐,一个沦落成了嫖客。

收了人家的钱,当然就要做好分内的事。我努力把自己还原到妻子的位置上去,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在她纯粹没有心情或者身体欠佳的前提下而拒绝丈夫是不是很正当的权利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失去了这项正当的权利,也许,是从我伸手向丈夫要钱的那一天开始,一步一步失去的。

那天,是我结婚以来第三次拒绝林白。理由很简单,只是纯粹的没有心情。或许是我的这个理由激怒了林白,他的抱怨像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先是说自己每天累死累活的像条狗,接着说自己为这个家辛辛苦苦付出这么多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和老婆上床还要交钱,交了钱不说,一个月做.爱次数加起来还不到四次,真是亏大了。

我一下子跳了起来,我什么时候上床向你要过钱了?林白冷笑一声说,你嘴上没说,那脸色 不是摆在那里吗,要不,我凭啥一个月得多给你1500元钱?

我气得浑身发抖,不就是上床吗,我三两下褪去身上的衣服,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我对林白说,你不就是个嫖客吗,是,你付了钱,我理应为你服务,现在,您请上吧。

林白扔下一句话就走了。他说的是,随便找个小姐都比你强!

凌晨三点,林白喝得醉醺醺地回来了,他抱着我说,老婆对不起,那句话是我说得过分了。他翻身睡去,根本没有感觉到枕头早已被我的眼泪浸湿。夜凉如水,我在阳台上发呆,想我和林白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难道女人回家做了家庭主妇失去了独立的经济来源,就要这样在生活中一步步退却吗?

责任和尊重同等重要

女儿终于进了幼儿园,我长吁了一口气,终于可以重新工作了。我想,也许重新工作有了经济收入的我和林白的关系会得到改善,至少,他在我面前再也不必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

只是,这一场翻身仗还没来得及打,就已经烟消云散了。林白有了外遇,向我提出了离婚。而且,因为我没有工作,我失去了女儿的抚养权。法院几乎是不容置疑地驳回了我的请求。

我知道我和林白的感情破裂是由“性 交易”开始的。对于男人而言,婚内“性 交易”并不能影响他什么,对他而言,可以选择“性 交易”的渠道太多了。我也并非不明白,性是女人最后的手段,也是最愚蠢的手段,只是退无可退,我还是用上了女人最愚蠢的手段。

我把自己的遭遇写成文字在网上发帖,没想到跟帖的人很多,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和我一样的家庭主妇。她们说,或多或少都和丈夫有着“性 交易”,虽然从来没有明说过,可是自己的心里还是有这种感觉的。为了丈夫拿钱爽快一些,有时候在床上要想方设法地取悦丈夫,和丈夫发生意见分歧,撼不动处于强势的丈夫,就只好在床上给他脸色 看。

如果说生育子女照顾家庭是女人的责任,那么,女人在承担了这份责任之后,为什么却得不到相应的理解和尊重呢?

后:大多数的婚内“性 交易”都是由于女方退守回家或收入减少引起的。由于生育后代操 持家务方面的付出,女性在事业竞争中很难超过男性,随着时间的推移,夫妻双方很难维系收入的平衡,这就为婚内性 交易提供了物质基础。

我们可以借鉴外国的做法,例如在德国,一个家庭主妇每月可申请2510元欧元的工资。如果每一个职业女性在准备回家做全职太太的时候,要求丈夫给付工资,那么就不会有后来向丈夫伸手要钱的屈辱和尴尬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口述:老公出轨后派人来.诱 惑 我出轨
猜你喜欢
导航 / 风水运势 / 梦见解梦 / 风水知识 / 保健养生 / 健康保健 / 养生之道 / 导航 / 风水运势 / 梦见解梦 / 风水知识 / 保健养生 / 健康保健 / 养生之道 / 导航 / 风水运势 / 梦见解梦 / 风水知识 / 保健养生 / 健康保健 / 养生之道 / 导航 / 风水运势 / 梦见解梦 / 风水知识 / 保健养生

All Rights Reserved,www.zhendingresources.com 闽ICP备11010881号-1

本站所供内容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本站转载仅为传播信息,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E_mail:[email protected]

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撤销该部分内容。